金杯月明夜,与君醉梦乡

——读乔治.R.R.马丁的《肉院情人》

克劳修斯告诉我们,说我们生活所在的这个宇宙,是会热寂的,物体从高温会变低温,从有序变无序,总之一切都在衰老变坏,一去不返无可挽留。但这个宇宙中有很多事情看起来恰恰向着相反的方向发展,比如进化,又比如爱情。

小时候看粤剧《帝女花》,不明白为什么一对夫妻好端端的要一起喝毒酒寻死,问周围的大人也没问出个详细究竟——很多人听粤剧都并不那么深究内里的剧情。后来年岁渐长,慢慢积累多了书本知识人情世故,才懂得在那国愁家恨世事变迁之下,一份爱情最后也竟会变成两杯毒酒,一段唱词。剧中最惊艳的是,那红装妖娆的长平公主一手抛袖,一手甩袖,长衣飘舞,台上幽幽唱道,”落花满天蔽月光,借一杯附荐凤台上…“,教人不禁黯然动容,原来殉情也可以如此优雅动人。

爱情总是美好的,但美好的爱情亦难长久,特别是在乱世动荡之中。像我们一般的普通人,既不是生逢乱世,也没能经历跌荡起伏的人生,只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,在 21 世纪朝九晚五或者更糟糕的朝九晚九的小白领,又如何能遇上能如此美好,轰轰烈烈的爱情?倘若遇上太现实的女生,跟你说”有房有车吗?”,你也只能哑然失笑。纯粹的美好爱情,也许只能在大戏里面遥远地感受一下而已了。

所以说,无论什么时代,爱情都是很难寻得的。

看完《肉院情人》,我第一个想到的是,一个人一生中经历无数的恋爱分开,和一个人一生只经历一段或几段恋爱分开,然后进入死循环,轮回无数次,这两者有什么不同?

也许,乔治马丁老爷子给了我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试想一下,如果你活在某个未来的时代一个叫斯卡拉奇星的地方,要寻找爱情,你必须先要是个年轻小伙不懂爱也不懂情,不过却有养活自己的能力并且能够自由走动,但是要当故事主角的话,还需要本领高强经历曲折,苦个心智劳个筋骨什么的。而在这部《肉院情人》里面,主角的名字叫崔格。

每个年轻小伙都有第一次,当然主角也不例外,崔格的第一次,是在肉院妓馆里发生的,然后我们的主角,身为优秀控尸人,在漫长而空虚的时光中,内心却期待着爱情,渐渐成为肉院熟客,最后发现原来肉院并不是他的追求。

每个年轻小伙都有初恋情人,当然主角也不例外,崔格的初恋情人,是乔西,那个燃起他生命和激情火焰的女孩子,但乔西只希望与崔格做朋友。于是崔格依然孤独。

于是他离开,去了另一个星球,远方。在那里,崔格认识更多的人,走过了更多的地方,当然,也见到了更多的肉院妓馆。直到遇到下一段爱情。

下一段爱以“萝瑞”这个名字开始。萝瑞喜欢崔格,但也喜欢崔格的好友唐纳利,最后萝瑞选择了唐纳利,崔格出局了,然后他难过彷徨,前无未有的痛苦迷乱,于是他走得更远更广,最后他去了做之前他最鄙视职业,竞技斗场控尸人,有了夫人,成了一个不相信爱情的男人。

马丁老爷子的作品也看过多部了,在这部《肉院情人》里面,老爷子继续发挥着长抒情善说理的文笔,但非常少见的是,用了大段的笔墨来做性描写,来表达情爱的主题。文中对孤独,对爱情的思考也比较的独特与消极,笔下荒芜而苍凉。我想,老爷子年轻时必然也有过类似的孤独感,对爱情经过深深的迷惑与思考,不然那笔下如何能写得如此出色?很多写景的抒情的段落都写得很简洁清朗,但又寂寞萧索,如同主角的感情际遇,仿佛即使是最庞大喧嚣的城市,最明亮辉煌的建筑,也透着一股冷感。读完全文,我想这部《肉院情人》也许只告诉我们一个物理学认识,云雨交欢也许是对抗热寂的一种方法,但爱情不是。

那么爱情,到底是什么呢?

爱情,就像是满天月华夜的两杯毒酒;是控尸人世界的无数次相爱与背叛,亲密与分开;是苦追寻,求不得的无限轮回;是甜蜜的许诺,也是残忍的谎言。

因此,如果有一天你爱上了某个女孩,不妨对她说,爱情难得,欢笑亦少,漫长的夜晚之后,是白天和另一个夜晚,是广袤宇宙的热寂,我们为何不趁着良辰佳景,共醉今宵呢?

PS: 最后录一段文中的文字

“  ‘你很幸运。’有时他这么对她说…‘非常幸运。他们骗你说,世上有种东西叫爱情。他们教你去做傻乎乎的美梦,要你去相信梦,去追梦。他们告诉你,你,以及世上所有的人,都有命中注定的伴侣。但这是一派胡言。宇宙并不公平,从来就没有公平过…这是一个绝望的谎言,绝望的人们用它来互相欺骗,并且试图欺骗自己……‘  “

再 PS:迷幻汤上有了《肉院情人》的全文,见这里

Comments